涂了道士给的眼药后能见到鬼的人

文化传统 553

宋朝时,江南人沈某家中几代人都住在山阴(今浙江绍兴)的路旁。这一带的群众对供奉诸暨(今属浙江)东岳庙很恭谨,每年到三月二十八日东岳神天齐大帝生日时,全郡的技艺和方术之士都要集合于祠下,这些人往来都必经过沈生家门前。

1.jpg

绍兴乙亥年(公元1155年),有三个道士在祭祀后返回天台山(在浙江天台城北)。这一天他们经过沈生家门口稍事休息,其中有一位老道人,衣服破旧,另外二人身体较壮实,穿着也很整洁,他们都随身带着干粮,还有马勺之类。三人坐了一会儿之后,沈生走出来见他们,三人深深地施礼,请求给一点汤水以便泡饭。沈生除了答应他们的要求之外,又给了他们蔬菜和黄酒,三人都很高兴。

吃过饭,老道士从容地告诉沈生:“您将来会害眼病。”接着他就解开腰间的小瓢,取出来三粒药丸,说:“发病时可以用这个药。”沈生“啊!啊!”漫应了两声。一会儿,他们将告辞时,又对沈生说:“中秋节我们还将从这里经过,千万在这门口等着我们,若见不着以后就不会再相见了。”沈生又是“啊”了两声回应。他之后就把药丸放在佛堂里隐蔽的角落,也没有告诉家人,而他本人对此事也有点不大相信。

到了夏天六月,真是苦了沈生,他两眼红肿,极为疼痛,寝食难安。凡能找到的药都试过了,眼疾不仅没好,反而更为严重。这时他才想起道人的话,但已忘记药放在什么地方。到处寻找了一天,才在佛堂隐蔽处的尘埃中找到,用水泡开一粒,用铜筷子点入眼,他感到眼如冰雪,凉气冷彻脑间,眼痛立即停止,肿也渐渐消失,当夜熟睡一觉,第二天双目恢复如常。

沈生所住的地方离城十五里远。城外有一座石桥,名叫跨湖,过去兵灾战乱时许多人在这里被杀害。一天沈生骑驴进城,午后回来,当经过此桥时,他看见桥上桥下,有的人披发流血,有的人无头断臂,三三两两地互相搀扶着,不知到底有多少,都奇形怪状的。丝丝毫毫他都能看得十分清楚。

他惊恐万状,从驴上跌落下来,等到起来时,眼前仍然是那种情况。他且惊且走,干脆把眼闭上,及至到家,已经日暮昏黄。晚上,他走出自己家房舍,在外边,他看见田间水里,也和在桥上所见一样,吓得他连忙回家了。几天以后他又进城,回来时比前一次早一些,在桥上他依然看到了那种情况。他只有平心静气去对待,惊怖之情稍得以缓解。自此之后他都经常能见到,慢慢地习惯了,也就不再害怕。同乡人也渐渐知道他有这种见到鬼的能力,许多人常常去问他这事。

郡里的韩总管也于那时兵乱中失去了爱子,常怀念难忘。他把沈生叫去问他儿子的情况,沈生说:“小人只是能看见鬼物,若要叫我去召来或驱走它们,我没有这种能耐。”韩总管说:“我对你的要求恰恰不是这样。只是恐怕小儿的魂魄还在这里滞留,请你给看一看。”韩总管领着沈生来到他过去的住所。沈生起初不知道看到的是谁,只是描述了其音容相貌、举止和衣服的样式,和韩总管儿子生前一丝不差。他说那鬼魂站在室中,韩总管全家大为悲恸。以后,来找沈生问家中亲人死后情况的人,络绎不绝,所问的事情,大抵都和韩家一样,大家从此便称沈生为“沈见鬼”。

五年以后,沈生这种能看到鬼的能力渐渐消失,也就不再出现这种情形了。提起那道士说过的中秋节相约见的事,他竟然忘了,好事的人常常为他惋惜。

下面再讲一个“道士赠扇给读书人,保全了他的性命”的故事:

宋朝东京(汴京)还未陷落之时,有一位读书人从边远地区补入太学(所有落第举人取其程度合格者补入太学,允许应试)。他在学习之余,经常在学校前面的茶馆独坐。有一天,他看见一位道人手持道扇化缘,读书人便把自己口袋中所有的钱全部给了他,其后五六十日都是这样,之后他俩习以为常,道士接受施舍时没有厌足之心,读书人给他钱时也毫不吝啬。

有一天,道士说:“每天都接受官人的施舍,今日将会回报给你,能先请我喝杯茶吗?”喝完茶后,道士说:“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,请你保密。官人最好尽快地离开,前途的事不必再问了。东京很快就会流血成河,恐怕祸及你身上。”

读书人回到住处后,便收拾行李,准备离开。同住的人问起发生了什么,他实话实说。他的同伴们或者嘲笑他,或者戏弄他,而这位读书人心里也犹豫不决。第二天,他又坐在茶馆里,道士又来化缘,看到他就惊讶地问:“官人为什么还不走?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,恐怕就来不及了。东京不出几天就会陷落,城市里来往的人一半都会变成鬼魂。”于是,道士用袖子上的布遮住读书人的眼睛,让他看,只见行人或者没有头没有脚,鬼形异状,变幻不一。读书人这才开始感到害怕,这次他没有告诉同伴,第二天一早就马上离开了。

当读书人刚走到城外时,这位道士又在那里了,送别他说:“贫道没有什么东西可相送,只有这把扇子送给你遮太阳。你所走过的乡村和道路,如果有人群嘲笑这把扇子,那他们就是鬼,千万不要停下来。如果没有人嘲笑这把扇子时,就可以放慢脚步缓行,但缓行到一定的地方,就可以把扇子扔掉。”说完话,道士深深地作了一揖,然后告别而去了。读书人回头一看,却已经看不见道士的身影,他觉得很奇怪。

读书人手拿扇子匆忙地走着,每经过一个地方,就会看到许多人相随围观,有时几十人,有时三五十人,甚至有上百人。这些人聚在一起指点嘲笑着他手中的扇子。才走了两天,就有从后面赶上来的人说:“东京已经被攻陷了。”读书人更加惊慌,加快了脚步。又走了两天,嘲笑他的人渐渐减少了,再过了三四天,就再也没有人嘲笑他了。

读书人想起道士的话,就把这把扇子扔在田地里。他走了半里路之后,心想道士赠送这把扇子是为了保全我的性命,现在我已经脱离危险了,怎么可以忘记它和丢弃了它呢?于是他又回到原地想拾回扇子,却发现扇子已经化为一个骷髅了。

资料来源:《夷坚志》、《湖海新闻夷坚续志》

标签: 道士历史

评论留言

我要留言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